社會變化得很快,孩子的思想行為也變化得很快,快得讓家長受不了,讓老師們束手無策。
在我成長的過程中,爸媽只要給我一個眼色,我就知道該怎麼做,但是現在不一樣了。

◆打不屈服
記得和兒子最激烈的一次爭吵,是在他念國三的時候。
當時,他非常叛逆,也愛頂嘴,不管跟他講什麼,他永遠有各種理由反駁。
 

他最愛聽西洋饒舌歌曲,乒乒砰砰,聽得我頭皮發麻。
隔天就要段考了,他卻把音樂開得震天價響,半躺在沙發上,我忍不住大聲斥責他:「音樂轉這麼大聲,真的看得下書嗎?」
一回頭,發現他站了起來,雙手握拳,瞪大眼睛說:
「我就是要這樣才讀得下!」
 

身為父親,我怎能忍受孩子挑釁的態度,「你現在這種姿勢是要跟我打架嗎?」我問他。
他生氣地衝回房間,「砰」的一聲,把房門重重關上。
那時,我已失去了理智,拿著雞毛撢子就衝進房間。
他立刻識相地起身,伸出手,把頭轉向另一邊。

那種倔強的態度實在讓我忍無可忍,便開始動手打他。
見他不哭也不求饒,我心裡出現一個聲音:「今天不打到你哭,我就輸了;我一定要打到你哭、你求饒才行。」

我把他扭出房門,要他雙手撐在走廊的牆上,開始沒命似地打他,每打一下就罵一句:「乎你死!」
那天,他穿著一條短褲,不久,雙腿就布滿一條條鞭痕,不僅紅腫,還流出些微血絲。

我轉而抽打他的小腿,這時候,終於聽到哭聲了──是太太和女兒的哭聲。

太太跑過來護衛他,我冷冷地對她說:「我在教孩子,你不要管,他才國中而已,就管不了,以後怎麼教!」
女兒也哭喊著:「爸爸,求求您不要再打了!
弟弟,求求你趕快說對不起!」

女兒一邊求、一邊哭,他卻默不出聲,彷彿事不關己。
打累了,我把雞毛撢子狠狠摔在地上,進他房間拿出了他的書包,用力地往門口一甩說:「你有種就給我離開這個家!一輩子都不要回來!」

沒想到他真的穿好衣服,繫上鞋帶,拾起書包,背著就往外走。
我氣不過,衝出去又把他拉回來揍了一頓。


◆主動道歉
晚上,我根本沒心情吃飯。躺在床上,雙眼直望著天花板。
心想:為什麼孩子會變成這樣?
我的教育究竟出了什麼問題?
明天,我要怎麼面對兒子?要不要跟他道歉?
哪有父親跟孩子說對不起的?
……一整夜,翻來覆去,輾轉難眠。

清晨五點多,半睡半醒之際,我看見房門被推開,兒子走到床前,跪下來放聲大哭:「爸爸,對不起!」我趕緊下床,緊緊抱著兒子,勇敢地告訴他:「爸爸對不起你。」

站起來的瞬間,我猛然察覺,孩子已經長大了,不但比我高,連肩膀都比我寬,而我卻只會拿大人的權威去壓制他。

我為前一天的行為感到很後悔,不解自己為什麼要發瘋似地打他?
真的是「打在兒身,痛在父母心」啊!
見他傷痕纍纍,我去拿了一瓶碘酒說:「爸爸幫你搽藥好不好?」他說:「不要,現在搽會很痛。」

夏天是穿短褲校服,我只好建議他改穿長褲去上學,他點頭說:「好。」當他背起書包,離開家門那一刻,我望著他的背影,忍不住又掉了一次眼淚。

我心裡想,昨天的他是如此叛逆,今天怎麼會主動來道歉?
太太為了解決我的疑問,從兒子房間拿出一封信,上頭寫著:「親愛的兒子,你是我們的唯一!

爸爸媽媽永遠愛你,不論你犯了什麼錯,爸爸媽媽永遠會原諒你!媽媽求求你,找個機會跟爸爸說對不起。」簡單幾個字,敵過我用棍子傷害了彼此。

回想過往,仍感到懺悔不已,真的如同證嚴上人所言:
「孩子不是反對父母的教導,而是反對父母教導的方法跟態度。」

愛的智慧
上了高中,兒子依然沒有放棄他喜歡的熱門音樂。
但,我已經懂得怎麼包容、接受,我跟著他聽饒舌歌曲,試著去了解那些吵鬧的音樂。

有一天,他要我幫他向學校請兩個小時假。
我問他要做什麼?他拿出一張CD說:「我想去參加這位饒舌歌手的簽唱會。」

聞言,我心裡雖不同意,但想到一味地反對,只會造成反效果,於是,就幫他寫了一張請假單。

第二天,他興高采烈地告訴我:「爸爸,謝謝你!老師已經准假了。」
看著他臉上綻放的笑容,我想,這或許是個對的方式。
簽唱會那天,我告訴他:「爸爸今天請了一天假,陪你去參加。」

他不解地問我:「我自己去就行了啊!不用您陪啦!」
我告訴他:「你只請兩個小時假,搭公車會來不及上第三節課,我載你比較快。」

到了西門町,離預定時間還有一小時,隊伍已經排了五百公尺遠。
我們等了很久,一點動靜都沒有。
我走到前面,問清原委,主辦單位說:
「已經發出三百個號碼牌,簽完這三百個,歌手就要走了。」

我穿越人群,告訴兒子這個消息,他不相信,我又陪他走了一趟,確定之後,他非常失望地回到他用書包占的位置。
我請兒子看看隊伍中的青少年,他們鋪著報紙,有人躺在地上睡覺、有人在抽菸、有人在打牌……

我摟著他的肩膀說:「兒子呀!你不希望自己就是其中一個吧?」
他默默無語,背起書包說:「爸爸,您帶我回去上課好了。」
到了學校門口,要下車那一刻,他回頭對我說:
「爸爸,您放心好了,以後我不會再做這種傻事了。」

從那時候起,我知道孩子對我產生了信任感,因為他知道我們是「同國的」。

和孩子有了更多共同話題,也讓我更加確信,用愛心與耐心陪伴孩子,才是「愛孩子的智慧」。

 
上了大學,兒子開始用電腦創作饒舌歌,還將我常聽的北管音樂拿去搭配。
那時,剛好新聞局在徵選歌曲,沒想到竟被選為佳作,得到了五萬元獎金。

○○五年,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有一百五十個樂團報名參加,兒子組的團「拷秋勤」榮獲前十名,受邀上台演出。

表演當天,由於沿途塞車,我和太太開了四個多小時才到貢寮。
現場只有我們兩個人是「LKK」,年輕人都穿著比基尼、泳褲,兒子站在台上就像個指揮官,請台下的人舉起右手,大家就跟著舉右手;請他們跳左邊,大家就跟著跳左邊。

那時我才了解年輕人的精力要這樣發洩。

我陪兒子看喬丹打籃球、看王建民打棒球,從不了解到逐漸熟悉,後來,新聞局想錄製一片專門收錄年輕人創作的CD,後來新聞局想錄製一片專門收錄年輕人創作的CD,與國外作音樂交流,兒子有兩首歌被收錄在其中,讓我們感到很驕傲。

成長過程中,兒子始終不放棄他的興趣與理想。
如今,他就讀台北藝術大學碩士班,雖然依舊熱愛樂團,但也同時擁有好成績,讓我們感到很放心。

我暗自慶幸,還好當時轉變了想法,改變了對待的方式,化解了我們親子間的衝突,而不是掉進不可自拔的漩渦。

每個人都是在為人父母之後,才開始扮演這個角色、學習其中的奧妙;
愛,不代表了解,所以更要用心陪伴。
試著去了解孩子的行為,那麼,在親子關係上,「雖不中,亦不遠矣」。

《幸福密碼》同理心就是站在孩子的高度去看世界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以上為網路文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管教,真的是門藝術~

看完這篇文章後,實在心有戚戚焉,不同的年代不同的管教方式。我的童年是在那個父權的皮鞭(皮帶)下渡過,猶如文章作者所言,父親只要一個眼神我們便不敢造次,哪像現在,小姪子都爬到父親的頭頂上了,也不見父親有任何不悅,還直誇孫子好棒,真是此一時彼一時喔!

記得大兒子在小五時,我們家的老爺也曾經發飆過,氣頭上的他又打又罵,還叫兒子有本事滾出去;半夜11點兒子二話不說就開門出去了~~~我與他都愣住了,要他叫兒子回來,他卻說要挫挫他銳氣,一會兒他會自己回來的!?這時我覺得老公與兒子年紀一樣大,兒子不過是個小五的孩子,萬一想不開怎麼辦?我很擔心,他卻阻止我別理他,父子兩一個樣,都在賭一口氣。

十分鐘過後,他也發現事情似乎不在他預期內時,開始緊張,開門搭電梯下樓去找孩子;十幾分鐘過了,兒子與老公終於回家了,我摟摟兒子要他去睡覺,以後不准說走就走,要體諒他老爸的用心。

就寢時,老公對我說他嚇壞了,他沒想到兒子會說走就走,下樓後在社區找不到孩子時很慌,後來發現8~9樓樓梯間有燈光,他去瞧瞧時,才發現兒子就坐在樓梯上;那眼神很無辜,看得他好難過,他說他再也不敢對孩子說氣頭上的話了!

第二天我問兒子他有沒有想過出門後要去哪裡?他說,不知道,但是很後悔,也許在樓梯間窩一晚,第二天再回家吧!因為他忘記帶錢出門,沒錢吃早餐------聽了實在又好氣又好笑。

兒子的心思很細,這次對他小有打擊,甚至還問我他是不是不該活在這是世界上,把我嚇出一身冷汗!還好經過溝通,在曉以大義後,風暴就解除了,父子倆才握手言歡。做父親的尊嚴還是得顧,只是老公就此後便不再打小孩,這事件最大的受惠者除了老大外,便是我們家的二公子了!

現在兒子一個高一,一個國一,所面臨的問題又不同了,除了課業外,沒事還得陪他們聊聊蔡依林與周杰倫的歌,或是哪個卡通上的人物屌不屌------;我想為人父母的如果沒有練就一身好功夫,恐怕很難成為他們那一國的。當務之急,學會聽懂他們說的話,是我們現階段最重要的功課。

學習的目的是「互相教育」,放下做父母的身段,與孩子一同成長,其實我們也是會有所得的!只是,下一階段,他們不知又要用怎樣的方式來訓練我們的膽量與智慧呢?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胖胖熊 & DEN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